暖阳洒满米兰城

体弱多病虚弱少年·奕君/竹内 阳
日常不务正业,不定期投放个人半原创、原创作品。偶尔会投放同人相关。
关于【全职高手】【杂七杂八】【文豪野犬】【凹凸世界】相关,请转本号第一篇lft查阅相关子博。

【凹凸世界/??】Euterpe

 @章鱼哥! 这位太太的废墟pa为基础架空末日世界的我流叙事

会有大量私设,大概cp安卡?反正就是他们俩的故事

会有原创角色x2 只是推动剧情走向(说白了只是我懒得重新设定,一个身份神官,姓名不详,这里是借用了艾尔之光里面的神官艾因(Ain)第二分支第二转职——情感师(ErblubenEmotion)的外貌和性格设定(说白了都是私心),一个身份是犯罪者,女性设定,名字叫做蝴蝶【不要给我纠结名字和身份设定】)

开了头就不想写了的我

 会借用圣经各种……但是我对圣经没研究。



00 无意义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完了,应行的路我已经行尽了……*”慌乱的步伐扰了他的清静,下一秒钟过于紧张的呼喊声让轻声诵读圣经的神官睁开了他那漂亮的碧眼。不过,就算被扰了清静,神官依旧面带着温柔的笑容,说:“愿主保佑,发生了什么,我的孩子?”

 

来人喘着气,看着神官,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神……神官大人,蝴……蝴蝶出现了。”

“嗯。”神官眨眨眼,合上手上的圣经,站起来,说:“我知道了。”

 

“当守的道我守住了。”来人瞪大眼睛看着神官身旁浮起来的三色水晶,神官放下圣经,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把被打断的诵读的经文念完:“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你留存。”


01 不要惊醒我的爱人,让他自己醒来。

 

情况糟糕透了。

 

卡米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连跑带爬的躲在了一块巨石后面,坐在那作一个简单的休息——身上大大小小,深深浅浅,各种类型的伤口布满全身。伤得最深的伤口已经结痂,但是过多的失血让卡米尔的体力以不同寻常的速度下降,意识也出现了模糊的迹象。

 

必须在那个人发现之前离开这里。卡米尔想着,可自己的身体状况……卡米尔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留痕迹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摸了摸通讯器,确定是彻底切断了和雷狮海盗团其他几个人的联系,并且也没有机会再连接后,才扶着巨石站起来,准备移动。对于现在的卡米尔而言,能断掉了所有的自己和海盗团的联系方式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就算事后自己就算被抓或者被杀,他们仍然没有办法找到海盗团,那样,雷狮也就会更安全。卡米尔走得摇摇晃晃,一如他能看到的东西一般,出现了重影。

 

没走几步,卡米尔察觉到了异常,他忍着伤口的疼痛,一个俯冲,就躲进了一灌木丛中——他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那个味道……

 

“卡米尔你去了哪呢?”轻佻的语气让卡米尔觉得不爽,卡米尔下意识的皱起眉头,在这种状况下遇到她,可不是自己想要的,毕竟自己是才从她手下逃了出来。

 

卡米尔在脑海计算着假如硬碰硬自己能保存自己的可能性,手已经摸到了放在身后的匕首,比起纯体术的打斗,卡米尔更喜欢这种带着暗杀意味的近战战斗模式。他眯起眼睛,抓准了她走过的一瞬间,跃起,匕首的光芒闪耀,只是……

 

金属撞击的声音让卡米尔知道,自己的计算出现了错误。可那又怎么样呢?卡米尔调整一下自己的身体,下一秒卡米尔反手把刀刃送到那个人的脸前。遗憾的是,没有划到,被她彻底躲开了。

 

“这是欢迎我吗?”那个人是一个女人,红黑色的双瞳透着病态,看着卡米尔就不舒服。卡米尔借了与兵器撞击的力道远离她,但是刚才动作把他身上的伤口都扯开了,卡米尔不得不以半跪半站着的姿势撑着自己的身体。

 

“好高兴啊——”那个女人看起来很兴奋,“那等会撕碎卡米尔也一定很棒吧?”

因为再次渗出血液,加上刚才的放手一搏,他的体力已经彻底透支了,就算是现在撑着身体也很勉强,别说再组织下一次的防御了。

 

真的要死了吧?卡米尔不知道。可他不想坐以待毙,他努力站起来,举起手中的刀刃挡在自己的面前。

 

清脆的撞击金属声告诉卡米尔他挡下来了,但这挡格已经耗尽他所有的力气了,他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好想睡……

 

02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当卡米尔醒过来,他发现他躺在一个光线略为黯淡的房间里面。全身上下都很疼,疼得他都要觉得这副身体不是他的了。

 

不知道在哪,卡米尔打量着所处环境,自己的东西在不远处。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自己最开始穿的衣服了,是一件……白色衬衫?卡米尔有点吃惊的自己的发现,他尝试不牵动身上的伤口,把自己撑起来,抓起衣服嗅了嗅。

 

衣服上的味道似曾相似,他应该在哪闻过,可他现在就是想不起来。卡米尔放弃挣扎,躺了回去,闭上眼睛。

 

说起来,他是第一次能如此安逸的躺在床上吧?他翻过身,面对整个屋子最黑暗的地方,下意识的想要把自己蜷缩成一团,却被伤口拉着疼痛,最后只好放弃,静静的让自己藏匿在黑暗中,享受这几乎没有享受过的平静。

 

不知道过去多久,一向警惕性极高的卡米尔察觉到有脚步声。渐行渐近,是往自己这边来的。是谁?不知道。卡米尔慢慢撑起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坐起来,试图伸出手去拿自己的武器,毕竟他现在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的情况下,放松警惕如同送死一般。

就在卡米尔即将摸到自己的匕首的时候,门开了,卡米尔的身体也在那个时候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往床下摔去。

 

“小心!”来人打开门瞬间就看到了卡米尔倾斜的身体,想都没想整个人冲了过去,刚好抱住了摔下去的人,一个转身,他后背着地,后脑勺似乎也撞到了地面。

 

“痛……”虽然疼,却没有意料的那么疼,卡米尔抬起头,一个身下垫着的人让他愣神了。他……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个人揉着自己撞疼了的脑袋撑起身体,关切的开口问道:“没事吧?”只是他没想到卡米尔会整个人呆住。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愣神的人的头,说:“摔傻了?”卡米尔动了动嘴唇,一时发不出声音,蓝色的眼眸倒映出那个人的样子,脑子一片混乱,混乱到他最后只挤出了三个字。

 

 “安迷修。”

 

——这个男人的名字。


_ 然后我们来个T.B.C.

评论 ( 6 )
热度 ( 24 )

© 暖阳洒满米兰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