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洒满米兰城

体弱多病虚弱少年·奕君/竹内 阳
日常不务正业,不定期投放个人半原创、原创作品。偶尔会投放同人相关。
关于【全职高手】【杂七杂八】【文豪野犬】【凹凸世界】相关,请转本号第一篇lft查阅相关子博。

【凹凸世界/瑞金】Phantom Thief With First Kiss

  • 瑞金only

  • 借用 @手癌B bb老师的怪盗paro,已经得到授权。(不过已经基本是我流风格了/不要脸艾特一下老师

  • 年龄操作有(瑞金同龄设定),会有一堆私设、个人处理等,不能接受请自觉右上角(比心)

  • 灵感来源&BGM:Knights - Knights the Phantom Thief

  • OOC橙色预警,所有角色OOC请注意!!!

  • 文笔特别烂,没什么惊喜在里面请注意

  • 各种用梗请注意


能接受以上多条,请继续往下。

 

 








  • 蔷薇将绽放在所盗之物上。 ——序

 

当时针与分针重合在一起的时候,属于午夜的钟声准时响起。

本该负责捕抓那名为Gold的怪盗的格瑞警//官,大脑却在钟声响起之时,当机了。

“您的初吻就归我了~”怪盗Gold眨眨自己的漂亮的蓝色眼眸,嘴角的笑容看起来像是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般,语调中的戏谑又是让人不禁有些不爽,“格瑞先生。”

 

格瑞突然想起了那张放在自己桌面上的预告书,其实他早就知道Gold的目标是什么了才对。

 

“月圆之夜,午夜时分。”

“蔷薇将绽放于你最宝贵之物上。”

“你真挚的,

    怪盗Gold。”

 

的确,一个指向性不明确的“你”,就算是格瑞这个被人称为天才警探的人也无法确定Gold的目标是什么。格瑞还是根据以往Gold作案的习惯,判断出了Gold这一封预告书的目标——最近即将到AT市展出的“蔷薇”,一颗颜色和形状如同绽放着的红玫瑰一般娇艳的宝石。

 

不过格瑞不敢百分百的肯定自己的判断就是正确,毕竟预告中的蔷薇的含义本来就是含糊不清,到底是指真的蔷薇还是指与蔷薇同属、英语同词的玫瑰,亦或是代指其他……这些都是一个未知数,可目前来说,符合预告中的宝石就只有“蔷薇”这一颗符合,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颗颜色和形状都和红玫瑰那么相似却被命名为蔷薇。

 

至于月圆之夜……格瑞在宝石展出的时间下画了一条横线,站起来,拉开了桌子旁边的窗户的窗帘,看了一眼夜空中的偏满的月。

 

推测不出意外的话,展出当夜就是月圆之夜。格瑞把窗帘拉好,坐回到椅子上,对着所有的推断出来的信息进行整合。整合到一半,格瑞的手停了下来,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心底蔓延开来,沉默了一下,格瑞拉开自己另外一边的抽屉,拿出一本日记本,那是一本记录他自己接手各种案//子的记录本。

 

可能不翻还好,一翻可谓是疑点重重。太巧合了吧?格瑞的眉头下意识拧成一团,每次怪//盗Gold的行//窃//案都那么巧被自己撞上就算了,十有八九都会猜中那个人预告中想要说的内容,虽然每次都会被他顺利逃脱,但是每次都那么巧能够猜出来他设下的谜底,又那么巧的猜到那个人准备离开的线路,那就不是那么巧的问题了。

 

格瑞突然想不通这之间的前因后果了,他活动了一下自己有点僵硬的脖子,抓起扔在桌面上的手机,摁亮手机屏幕,看到现在几点之后解开锁屏,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对面传来了有点疲惫但依旧听起来活力十足的声音:“格瑞怎么啦!”

“该睡觉了。明天还要上学。”

“诶……?诶!!!”格瑞适时的让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以躲过金突然高分贝的声音。他叹了一口气,让手机回到自己的耳旁,说:“睡吧,晚安。”

“好好好!晚安!”听到金这句话后格瑞就把电话挂了,对着自己的暗了的屏幕发了一会儿呆,扯过充电线接好,扔回桌子上,把灯一关,缩进了自己被窝。

 

可能只是自己想多了。格瑞陷入浓浓睡意之前这样对自己说。

 

而被挂了电话的金,从床上爬起来,拉开窗帘一条缝,瞄了一眼自己家对面的那个人的房间已暗下,然后小心翼翼的把窗帘归位,钻回去自己的窝里,闭上眼睛。

 

夜深了。

 

还是觉得很奇怪。格瑞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距离午夜时分还有十几分钟。今夜就是预告所说的月圆之夜。“蔷薇”所在的展厅被安排了大量的警//力,甚至出动了无人机等被世人称作黑科技的东西看着“蔷薇”,但是格瑞不太相信这些东西能拦住Gold。他扫视了一下展厅,注意到这个展厅没有窗户。

 

窗户?格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在意窗户这个细节,紫罗兰色的眼眸盯着远处的“蔷薇”,预告中内容像幻灯片一样不停在脑海中回放。

 

“月圆之夜……蔷薇……你?”格瑞重新整理了一下大脑里面出现的内容,回头问旁边的一个警//员:“这里有哪个展厅有窗户?”

       

“窗户?”被问到的警//员愣一会儿,思考一下回答格瑞:“这里的展厅都没有窗户。不过……”

“不过?”格瑞眯起自己的眼睛,那个警//员点点头,特别诚恳的说:“楼上有一个放置室有窗户,蛮大的一个落地窗。”

“有人把守吗?”

“没有,但是今天去检查的时候发现已经被锁死了,而且平时那个室都没有投入使用,基本是锁着的。”

“我知道了。”格瑞双手揣入自己风衣的口袋里面,确定自己带的东西都齐了,躲开所有人的耳目,离开了他本应该守的位置。

 

Gold的目标不是“蔷薇”。格瑞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但是直觉告诉他,预告里面的重点不是“蔷薇”,而是“你”。那么,“你”指的是谁?格瑞还是没有想通这个关键字眼。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他已经到那个警//员口中所说的放置室。

 

距离Gold预告的时间还有2分钟。格瑞再看了一眼手表,伸出手扭那扇门的把手。意外的,格瑞扭动了那扇说是被锁着的门。那个警//员在说谎……?!不是!格瑞推开门走进放置室的瞬间,他就意识到一切已经不是按照他思考的方向。他还没来得及回头,怪盗Gold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格瑞先生终于明白了吗?”接着一声不明显的“砰”引起了格瑞的注意,下一秒,漫天飞扬的红色玫瑰的花瓣遮住格瑞的视线范围。

 

距离预告时间,还有……格瑞还没来得及给自己答案,十二点整钟声响起。钟声响起的同时,自己的嘴唇被一温热的东西碰到了——怪盗Gold突然出现在格瑞面前,并吻了他。

 

这就是开始格瑞脑袋当机之前所发生的一切。

 

是国际玩笑吗?不,嘴唇上的温度是真实的,那个怪盗是真真切切的吻了自己。格瑞的大脑再次运转起来,正打算从口袋里拿出手//铐将Gold捕//抓//归//案,却被Gold再次用花瓣挡住了视线。

 

“Mr.Gray,”房间内的窗户被打开了,由于密封室内和户外气压不同,所以窗户打开瞬间把漫天飞扬的花瓣卷起,呈现出更加的无序。Gold站在窗台上,满月的光芒洒在Gold身上,模糊了他的脸庞,连同他的笑容都与月光融为一体,接着他纵身一跃,格瑞急忙冲到窗台前,却没有办法抓住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撑着滑翔翼消失在夜空中——格瑞清清楚楚的听到他在往后倾倒的时说的那句话——“I will steal your heart.”——格瑞的右手轻轻的碰到自己的嘴唇,自言自语:“偷走我的心?”

 

“真的是狂妄的发言。”说着,格瑞的嘴角勾出了一丝笑意,“我的心可不是轻易能被偷到的东西。”

 

格瑞在那停留了一下,把窗户关上,转身离开了这个房间。

 

只是他不知道,还有更大的惊喜在等着他。

 

第二天。

 

“格瑞格瑞!”正在看书的格瑞只是抬抬眼看了一眼金,完全没有在意他的发小的脸距离他的脸有多近的现实,“你的初吻被怪盗Gold夺走了!是真的吗!”

格瑞盯着金的脸看了一下,点点头,权当回答他的问题。

“诶!!!”金如预料的发出了尖叫声,就差爬上桌子,强迫格瑞和他直视来询问了:“那Gold长怎么样?帅吗?还有……”脸越来越近,格瑞伸出手推开了金,让他和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说:“不知道。”

“怎么不知道啊!都被亲了!”

“……都是花瓣,看不清脸。”格瑞推开金的脸,合上了手上的书,拿起放在一旁准备转移教室要用的东西,站起来,说:“好了该走了,不然要迟到了。”

 

“好……”格瑞背对着金,没有注意到金蓝色眼眸里面透着的失落,他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我以为那样子做能让格瑞爆炸一下?”停留了一下,金也拿起自己的东西小跑追上格瑞。

 

格瑞从楼上的放置室下来,已经过去十二点整大约五分钟了。

 

“蔷薇”没有被盗走,但是那上留下了一张卡片。

卡片上写着:

 

“致格瑞”

“下次我将会直接偷走你更加宝贵的东西。”

“附:你的初吻很甜,我很喜欢。”

“你的,

   Gold”

 

Gold一定是怀着毫无畏惧的心把自己干了什么公布出来。格瑞看到这张卡片的时候,不留痕迹的叹了一口气,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左胸上口袋的红色玫瑰取下。

 

“所谓……蔷薇将绽放于你最宝贵之物上?”该说不愧是怪盗吗?大胆无谓同时华丽无比?格瑞不知道这个适不适合Gold,但是他清楚,他接下来要干什么。

 

“我一定会把你缉//拿//归//案的,Gold。”

 

格瑞把手中的玫瑰放回它本来呆的地方,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Mission complete.”金取下自己的面具的时候,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笑着自言自语:“格瑞的初吻甜得有些发腻。”回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月,乐不亦乎躲进暗室里把身上的怪盗装换掉。

 

今夜,月色真美。



_ Fin.

评论 ( 12 )
热度 ( 84 )

© 暖阳洒满米兰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