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洒满米兰城

体弱多病虚弱少年·奕君/竹内 阳
日常不务正业,不定期投放个人半原创、原创作品。偶尔会投放同人相关。
关于【全职高手】【杂七杂八】【文豪野犬】【凹凸世界】相关,请转本号第一篇lft查阅相关子博。

【凹凸世界/雷卡】关于那名为“心”的未知器官的考察报告

雷卡向

卡米尔生日快乐!我掐表成功了!

已经成年,没有血缘关系私设

OOC橙色预警,不存在文笔

没有逻辑,没有思维,也没有想法

不是原著向,随便写写,没有营养的段子

灵感歌曲:心とかいう名前の未発見の臓器の機能についての考察(纸杯君 Ver.)

  

 

 

 

01

卡米尔把手上的羽毛笔放好,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疲惫的瘫坐在椅子上,思考着自己的研究内容是否哪里出了问题。不,不可能是文献除了问题,那么是哪里出了问题?卡米尔拿起自己的面前的羊皮卷仔细研究,又翻阅了自己能够查找到的所有资料、文献。可是这种自我否定感是怎么回事?

 

“‘心’……是流线型的?”这个结论很荒谬,但这就是卡米尔研究的课题——关于“心”这个未知器官的考察报告。

 

“完全搞不懂。”卡米尔抿嘴,他抬头望向窗外,窗外阳光明媚,风轻轻扬起了树的枝叶。

 

可能外出能找点新的灵感。

 

02

所以,现在是什么状况?卡米尔靠在一棵树下喘着粗气,但他现在可不敢在这里多停留一刻。他的身后,正有野兽追逐着他。逃向哪里亦或者往哪里躲?不知道!卡米尔没等自己的气息平稳,又一次迈开步伐没有目的的开始奔跑。

 

最重要的一点,现在,他在哪!

 

卡米尔没有注意到脚下的树枝,轻轻一绊,整个人摔到了地上。

 

后面的野兽已经追上他了,来不及了爬起来了。

 

卡米尔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03

没有预想中的疼痛——卡米尔听到了枪声,他缓缓的睁开眼睛,原本要扑向自己的野兽倒在地上。卡米尔抬起头往后看,一个拥有十分漂亮的紫色眼眸的男人映入他的瞳孔中——那紫色中仿佛有一片深邃而不可见的星辰大海,卡米尔愣在了那里,喉咙里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好漂亮的眼睛。卡米尔左边的胸口似乎有什么复苏了。

 

04

雷狮出手救卡米尔只是意外。雷狮把举起来的枪放下,拍了拍自己的猎犬们,走到那个呈现呆滞的卡米尔面前,沉默了一下,弯下腰,伸出手,说:“还能站起来吗?”

 

“嗯,可以。”卡米尔抓住雷狮的手,借力站了起来,因为在森林里面跑了很久,卡米尔看起来有些狼狈,可他依旧保持着那优雅冷静的姿态。

 

看起来会是一个有趣的人。雷狮打量着卡米尔时想,不料,这个时候和卡米尔蔚蓝的双眼对上了——过于平静,却意外的澄澈。

雷狮怔了,接着露出了笑容,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他会是一个有趣的人。

 

05

雷狮和卡米尔互换了姓名。

听名字,雷狮应该是异国人。卡米尔想,他看着他的背影,又想:他不是坏人。

那自己又是怎么确定的呢?不知道。直觉?

卡米尔突然想把这种感觉记录下来。

 

06

因为夜色已降临,卡米尔此时再离开森林就很危险的。

雷狮把他留了下来。

 

预料外的发展?不知道。卡米尔站在雷狮的小屋里面的书架开始发呆。

有好多没有见过的外文书籍。

“想看就拿吧。”雷狮的声音从身后响起,他的手里拿着两个杯子,递了一杯过去,说:“这里只有咖啡。”

“谢谢。”卡米尔抿了一口,感觉到有东西暖和了自己的胃,下意识的露出了淡淡的笑容,说:“很好喝。”

 

雷狮没有说话,他移开了盯着卡米尔的视线。

 

这个人笑起来,挺好看的。

 

07

卡米尔住下来了,原因是他想借阅雷狮的那些外文书。

雷狮答应了,但是有要求,他要卡米尔帮他打理他的小屋。

卡米尔答应了。

然后两个人就住在一起了。

 

于是森林深处就住着两个人,日子宁静而安祥。

 

08

“根据我的考察,那名为心的东西的存在毫无存在意义。”卡米尔坐在床上,拿着自己的研究报告,眉头却拧成一团。他并不满意这种研究结果,或者说这并不是他想要的。

不想要的?卡米尔眨眨眼,抬起头,刚好对上站在他的面前雷狮的眼睛。

“或者换一种研究方式?”雷狮提议,他抽走了卡米尔手中的研究报告扔在一旁,欺身压上去,“例如,亲身体验一下?”说完,他吻上了卡米尔那略显薄的双唇。

 

卡米尔闭上了眼睛——他之前没有接过吻,对于接吻他的认知一直只是表达情感的一种方式。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这个吻,漫长而缠绵。

 

有什么东西已经发芽了。

 

09

“雷狮?”卡米尔打开了小屋的木门,带着浅笑看着准备出门捕猎的雷狮,雷狮听到卡米尔喊他,停下步伐,回头看他,问:“怎么了。”

“你忘了什么。”有点无奈的卡米尔不知道自己的耳朵已经开始泛起了淡淡的红色,雷狮看到这个害羞的人儿,轻笑了一声,靠近他,撩起他的头发,轻吻了他的额头,说:“我出门了。”

 

“注意安全。”

 

 报告似乎已经没有存在意义了。

10

“你要回去了?”雷狮很想把疑问句问成陈述句,但是他还是忍住了,卡米尔点点头,说:“我该回去把这份报告带回去了。”

“会回来?”

“会的。”

 

11

那名为“心”的未知器官,已经怀有了一种名为“爱”的情感了。

这是一种犯罪吗?

卡米尔不知道。卡米尔第一次感觉到了不舍,就在他和雷狮接吻的时候。

要不时间停下来吧。

 

12

卡米尔和雷狮在小屋前分开了,回到了自己所在的城邦。

大概,这一别,是永别了?

 

13

“我认为‘心’这一器官的存在是为了装纳某种东西而存在。”卡米尔在叙述的时候顿了顿,继续说:“按照我的经验判断,它会产生一种名为‘爱’的情感……”

“不用叙述了!”法官突然打断了卡米尔的发言,“假如卡米尔先生是打算利用这份报告来阻止禁止外邦人进入城邦的话,我相信在座大部分都觉得这是谬论。”

“不是先生,请……”

“好了散会。”法官举起他的小木槌敲了敲,说:“禁止外邦人进城和禁止本城邦内的人外出的法律生效。”

卡米尔听到这句话的瞬间,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汹涌而出,他不顾身边的人叫喊,冲了出去。

但是他迟了。

城门已经关上了。

 

14

怎么可能是永别。一个黑暗角落走出来的走出了衣着华丽、身材高挑的男子,他捡起了卡米尔扔在他的发言台上的报告。

 

“‘心’这个器官本来就是用来装那名为‘爱’的不存在之物。”他轻声说:“我亲爱的卡米尔。”紫色的眼眸中透着少有的温柔——只展露给自己深爱的人的感情。

 

“三皇子殿下?”跟在他身后的仆人请问喊了一下那个人,那个人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说:“没事。”

 

看来今晚要夜袭了。

 

15

卡米尔需要思考一下人生,看着那个坐在自己床上的男人,卡米尔思考着自己之前的伤心是不是白伤心了。

“很意外?”

“请问我是该称呼三皇子殿下呢还是……”

“亲爱的。”

“请您滚吧。”

“不要。”雷狮伸出手把卡米尔往自己怀里抱,说:“好不容易才见到我的皇妃,自然是要做点平时不能做的事。”

“请容许我拒绝。”

“你觉得可能吗?”

没等卡米尔再次反驳雷狮,雷狮已经吻上了卡米尔的嘴唇,堵住他的再次拒绝。

 

16

关于那名为“心”的未知器官的考察报告在那名为“爱”的未完成的感情出现之后就没有任何用处了。

 

因为“爱”就是这个器官存在的意义。

 

_ Fin.

评论
热度 ( 38 )

© 暖阳洒满米兰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