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洒满米兰城

体弱多病虚弱少年·奕君/竹内 阳
日常不务正业,不定期投放个人半原创、原创作品。偶尔会投放同人相关。
近况:Elsword Ain一家过激狂热脑残粉状态,凹凸超级杂食向但高雷、巨雷一切雷安雷cp向,安迷修only直男向,唯一的腐向吃跨剧组cp。
产出看心情,慎of
关于【全职高手】【杂七杂八】【文豪野犬】【凹凸世界】相关,请转本号第一篇lft查阅相关子博。

【凹凸世界/雷卡】爱的剧本

雷卡only,不明设定
无逻辑不科学完全OOC没有文笔,爽文性质的爽文
bgm:爱的剧本
祝贺我部门两轮面试通过成功加入部门w
热度破了50有惊喜嘿嘿嘿

“卡米尔,我要结婚了。”卡米尔忘记雷狮对自己说这句话时的表情了,但他记得他当时听到那瞬间的来自心脏的抽疼。

可他不能表现出来,甚至还要逼着自己挤出一丝笑容表现自己很高兴。不过他没有这样做,因为自己那点心思,只会在雷狮面前暴露无遗。与其那样,还不如保持自己面无表情的状态,像往常那样站在他的身后——明明这一切早早就计算过了,当真的来到之时,自己还是没有办法完全接受?卡米尔闭上眼深呼吸,试图让自己的心脏的抽疼感减轻,只是,等他意识到很快雷狮身后这个地方不再属于自己,呼吸似乎都变得沉重起来。

可他,又能怎么样呢?

“老大,你是故意的吧。”帕洛斯眯起眼睛,看着翘腿靠在沙发上看不知道是什么书的雷狮,雷狮笑而不语,悬空的腿一晃一晃的,看样子心情不错,但是抬眼看向帕洛斯的那刻那个透着杀意眼神,让帕洛斯默默的闭了嘴,只听见雷狮说:“别给我多事。”

他当然不会多事。帕洛斯轻笑,比起多事,他本质上还是比较喜欢看戏,不添油加醋就不错,还有心多事?再说,这么有趣的事他怎么忍心多事呢?当事人之一可是那个不苟言笑的卡米尔,能免费看他露出其他表情这种事,而且还是只赚不赔的事,围观这种何乐而不为的事真的太适合他了。

想着,帕洛斯转身离开房间,留下了雷狮在里面。

“接下来,要准备什么惊喜呢?”待到帕洛斯脚步声渐远到完全听不见,雷狮哼着不知名的小调,把手里的书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自言自语道:“真期待你的表情,卡米尔。”说完雷狮的嘴角的笑容变得深不可测。

他期待着那天的到来。

那天,终于来到了。

卡米尔拉了拉自己的领带,看起来有些复杂的看着自己手上的花环。

这是什么?卡米尔不知道自家大哥的葫芦里再卖什么药。应该说,从几天前起,他已经没见到他好些天了,完全不知道在策划什么,能见到人的帕洛斯又是一脸高深莫测,什么都不透露。卡米尔把花环戴好,又弄了弄身上的衣服——镜子里面的人一套白色的衬衫搭配上白色的西裤,看起来帅气中透着难得的优雅,戴在黑发上的花环让他整个人气质柔化了不少。

有点像新娘?卡米尔被自己突然闪过的念头吓到了,但是花环真的……卡米尔眼帘低垂,有点苦涩的扯扯嘴角,他在想什么。

卡米尔最后确定自己的状态没什么破绽了,打开了房间门,只是有点意外,佩利站在门口。

卡米尔话未出口,就被佩利整个人扛了起来,往婚礼会场的反方向跑去。

“佩利……!”
“老大说他有事和你说。”

有事和他说?什么事?卡米尔突然脑袋卡了壳。

所以……?

卡米尔最后被佩利托运到一块空地上,把他放下后,佩利马上不见了踪影,所处地空无一人。卡米尔警惕的环看周围环境,意外的很空旷,很安静,看样子距离婚礼会场很远,应该赶不回去吧?卡米尔想,这样可能也不错,不用……卡米尔抿抿嘴,心底隐藏好的所有情绪渐渐在这寂静中探出了头。

“卡米尔你这表情还真是糟糕。”雷狮的声音突然响起,卡米尔打算抬起头寻找声音源,却被狂风和阴影所笼罩——一架直升机缓缓下降,卡米尔眯起自己的眼睛,辨认那个抓住直升机降落架上的那个男人是谁。

“大哥?!”卡米尔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单手抓住直升机降落架的男人把手中的玫瑰花向上抛甩。受到重力而散开的玫瑰花因螺旋桨卷起的风暴纷纷扬扬形成了花瓣雨,一片粉红如雨落下,落向地上那个人的身上。

“卡米尔,”雷狮放开手,整个人向下坠落,卡米尔想都没想,下意识冲了过去,似乎想要接住雷狮。只是没想到,雷狮准确无误的抱住了卡米尔落地,雷狮的心跳声清晰可感,这让卡米尔感觉到有些不真实,雷狮贴着他的耳边说的那句话更是让他觉得他在做梦:“跟我走如何?”

卡米尔愣住了,雷狮感受到了怀里的人一瞬间的身体僵硬,他微笑着把卡米尔推开,嘴角的笑容张扬而狂妄,可他有这资本——因为他是雷狮啊……卡米尔愣神的时候听到雷狮对他说:“当然,你的选项,只有Yes Or Yes.”雷狮紫色的眼眸倒映出卡米尔的脸,他伸出手轻轻抚上卡米尔的脸庞,然后摸到下巴,用力捏住,说:“怎么样。”

都是陈述句,根本不给他拒绝的余地。卡米尔在思考着他认为的剧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偏差的,或者说,从一开始就没有剧本?

“卡米尔,我要结婚了。”对,他是这样说的,可是……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结婚对象是谁。不愧是雷狮吗?卡米尔不留痕迹的叹了一口气,露出了有点无可奈何的笑容,拍开捏着自己下巴的手,霸道的伸出手拽住雷狮的领子,把他的脸拉到自己跟前,吻上了他的嘴唇:“Yes,my dear.”

得到答案的雷狮嘴角的弧度变得更深,粗暴的顺着卡米尔的动作咬上卡米尔的嘴唇,毫不费力的撬开了他那紧闭的双唇门关,攻破他的城池,直接掠夺他想要的一切。

卡米尔不是兔崽子,况且,兔子急了也会咬人,不可能任由雷狮攻略自己的城池,一个普普通通的吻被他们两个变得缠绵而湿漉漉,分不出彼此。

等两个人分开的时候,唇齿间已经拉出了暧味的银丝,雷狮说:“不能后悔。”卡米尔眨眨眼,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深邃且漂亮的蔚蓝色的双瞳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坚定与认真:

“不会后悔。”

开始,亦或结束,我都不会后悔我的选择
——那被早已书写好的结局的剧本,是什么时候被破坏了?或者那以爱为名书写的剧本,是什么时候出现了偏差呢?

不知道。

反正最后归属不会变就足够了。

我爱你。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暖阳洒满米兰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