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洒满米兰城

我用灵魂的消亡换取生命中的洒脱。

一切安好。

晚安。

P.s. 【全职高手】【杂七杂八】【文豪野犬】【凹凸世界】相关作品,请转本号第一篇lft查阅相关子博。

【凹凸世界/雷卡】火花

大三学长雷狮×大一新生卡米尔
原著堂兄弟设
不存在的双向暗恋设
Kiss有
告白有
雷卡同专业加寝室面对面
大部分是我真实的经历。
ooc.ooc.ooc.

是点文,系子的。 @有爱研究系✨  抱歉,结尾写得没头没脑的。
还有一波。

疲倦。卡米尔想,接着他打了一个哈欠。他绝对没有熬夜,睡眠也充足,可他就是觉得疲倦。

……好吧,纯属这节数学课老师讲的自己不会。卡米尔经过一阵子的自我挣扎之后,老师也不再授课,他才缓缓打开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补充自己的笔记——不记就真的完全不会了。等差不多把四块黑板都记下来的时候,下课铃响了。卡米尔记录的速度开始加快,但离开的人群的头还是把他的视线挡的看不见。

“答案是0。”卡米尔正打算站起来的识别被人群中遮挡的笔记,却被一只手摁回座位,吹拂在耳边的气息让他下意识的僵住了。

大……大哥?卡米尔有些机械的扭过头,雷狮以一种奇特的姿势把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发什么愣,答案是0。”雷狮完全没有在意自己的姿势有多奇特,也没有注意到卡米尔不明显的僵硬,越过卡米尔,手指在卡米尔的笔记上,说:“还有,这里写错了。”

“……我知道了。”卡米尔抿抿嘴,把答案填写上去,改正了笔记错误处。想要收拾东西,无奈雷狮的头有点重,卡米尔思考了三秒之后,缓缓开口,说:“大哥……有点重……”
“哦。”雷狮起来,背起他的包,说:“快点。等会饭堂人多。”
“嗯。”卡米尔点点头,把自己桌面上的东西一捞,塞进书包里,背起,跟在雷狮后面离开教室。

可是,雷狮是什么时候来的?卡米尔眯起了单只眼睛,雷狮似乎察觉到了卡米尔的疑惑,背对着他开口:“我早上没课,你们第四节上到中途的时候溜进来的。”

“……”卡米尔无语,但是想想雷狮就是这样,也就没多说什么,跟在雷狮后面。

“卡米尔,你今晚……”雷狮的话还没说完,卡米尔的手机响了起来,卡米尔示意自己接个电话,雷狮把还没有说的话咽回肚子里面,让它任由胃酸侵蚀。

“……我知道了,等我回去操作,你别乱动。”卡米尔在知道这个电话因为什么打过来的时候不留痕迹的叹了一口气,语气平缓的回电话那头因为电脑突然蓝屏崩溃而变得有些慌乱的金,“我正在和大哥去饭堂,我吃完饭就回去,没事的。”说得时候,卡米尔下意识露出了有些无奈的笑容,这个小细节被雷狮看到眼里,竟让他有些不爽。

“可是可是!!我的数据该怎么办!!!”金还是很慌张,卡米尔停下步伐,仰起头,沉默了一下,说:“一条龙服务行了吗?”顿了一下,卡米尔说了一句“挂了,寝室见。”就把电话挂了。

“挺忙的啊?”卡米尔眨眨自己海蓝色的双眼,抿抿嘴,问:“大哥寂寞了?”

“没有,只是有种自己种的白菜被拱了的心痛感。”雷狮打趣的说,脸上看不出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但是卡米尔是察觉到了,他深呼吸,走到雷狮旁边,故意不接他的梗,说:“我怎么不知道大哥种白菜呢?”伸出手,轻轻握住他的手,放轻声音说:“还有,再忙我都会空出时间和大哥一起吃饭的。”

雷狮瞥了一眼卡米尔,没开口,但是手上明显增大的力道却让卡米尔知道雷狮对他这个回答很满意。

中午的阳光透过已经有轻微泛黄的树叶洒在了他们的身上,一前一后,走在那人来人往的路上。

“啊啊啊啊!!!!卡米尔你怎么那么厉害!!!!”金亲眼看着卡米尔操作熟练的帮他把电脑修复的时候露出的激动的神情,不顾卡米尔愿不愿意,抱住卡米尔的脖子,蹭他的脸。
“金,不要在我耳边叫喊,我耳鸣了。”金的声音有点大,卡米尔眯起一只眼睛,露出了有些嫌弃的表情,“快放开我,你重不重自己没谱?”
“我才不重!我是标准体重你知不知道!”金不满,摇晃着卡米尔,卡米尔冷漠的回了一句“哦”,眼睛的注意力依旧在电脑屏幕,没有理会金。
“卡……”金嘟嘴,准备继续嚷卡米尔的时候,敲门声响起。金抬头,没有关的门那边站着一个人。
“啊!雷狮师兄!”
“诶?”听到金的话,卡米尔抬起头,果然,是雷狮站在那。
“有点吵啊?”雷狮挑眉,扫了一眼他们的寝室,说:“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和我说一下?”
“没有。”卡米尔叹了一口气,说:“大哥没作业吗?”
“过来探望弟弟的时间我还是有的。”雷狮沉默了一下,说:“倒是你,我的寝室就在你对面,你怎么不过来探望一下我?”
“因为还有别的师兄在,麻烦。”
“我过来不麻烦?”
“大哥你不是说今晚要一起出去吃宵夜吗?”卡米尔知道自己再不转移话题雷狮会没完没了,站起来,对上他漂亮而深邃的紫色眼眸,说:“走吧。”

“好好好,都听你的。”雷狮一手搭在卡米尔的肩膀上,拉着他离开,还不忘和金说:“我先带走这个人了。”

“……就这样走了?”最后被留下的金一脸懵愣的看着空荡荡的门口,“怎么有种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的错觉呢?”

当然,被吐槽的两个人不知道这些内容。

“大哥,少喝点。”
“卡米尔我觉得你越来越老妈子了。”
“……”卡米尔抿抿嘴,一手夺过雷狮手里面的酒杯,问:“大哥,您在生气什么?”

小兔崽子。雷狮想,他生气什么很简单,可他不想说出口,同样也不可能说出口。

醋坛子彻底被打翻了这种事情能够说出来的吗?

雷狮盯着卡米尔的略显单薄的嘴唇,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真的很想这样做,他有种想要吻下的冲动——后话是他是真的吻上去了。

就在卡米尔近前,打算看看雷狮是不是喝酒喝傻了的时候,他拽过卡米尔领子,霸道的吻上去了。

甜的。雷狮趁卡米尔愣住的时候攻破了他的唇齿,卷起他的舌头,加深这个本来不应该出现的吻的时候想。

他,雷狮,在不知何时,就开始意识到自己对于这个堂弟异样的感情。

无关兄弟手足情深,也无关性取向,单纯是在情感上对于他的渴望……总结起来就是——雷狮喜欢卡米尔。

这是雷狮脑内无数次对于这种情感思考最后得出的结论。很荒缪,但这就是他心之所想。

不过,他说不出口。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人总有害怕失去的东西,雷狮也不例外。他害怕把这份感情放在卡米尔的面前的时候会失去他——他什么都不害怕,但在感情面前他意外的感到了恐惧——仅仅因为,对象是卡米尔。

要是因为这份不应该的情感而失去他,那雷狮他宁可藏在心里。他是这样想的,可是心中的情感、欲望却不给他这种迂回的余地。以至于变得越发不可救药的想要得到,想要占有——和现在一样。

为什么不推开他,要是推开了他该多好,那么他……雷狮最后放开了卡米尔,卡米尔全程没有挣扎,甚至完全跟随着他的想法让他肆意的吻着他。

这算什么?雷狮和卡米尔的眼睛对上,卡米尔看起来还是那样的平静,这让雷狮感到更加的烦躁。

“大哥。”他说,“您这算什么?”
“算告白,你接受吗?”
“也就只有大哥敢这样不顾后果而已。”卡米尔轻笑出声,然后轻轻用嘴唇碰了碰雷狮的嘴角,说:“那就这样吧。”
“哪样?”
“如您所愿。”

雷狮当然不知道卡米尔怀着和他同样的情感,也不知道卡米尔为了他打翻了多少次醋坛子,但是,卡米尔比雷狮更加害怕失去对方。

因为神说要有光,所以世界就有光。而他世界里的光,就是雷狮。

那耀眼到根本不舍得移开自己的视线,以至卡米尔的那份感情变质了他都不知道。

所以雷狮吻他的时候,他不知所措,可他又不舍得推开他——贪恋着光的人,怎么舍得丢弃光呢?

所以,那就这样吧。卡米尔想。

名为爱恋的花火,绽放了。







评论 ( 3 )
热度 ( 195 )

© 暖阳洒满米兰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