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洒满米兰城

我用灵魂的消亡换取生命中的洒脱。

一切安好。

晚安。

P.s. 【全职高手】【杂七杂八】【文豪野犬】【凹凸世界】相关作品,请转本号第一篇lft查阅相关子博。

3月开始没有写完的文/段子,原创为主。【住院期(四月)】 02

可能太久没有听到闹钟的铃声,神户 枫在听到的时候有点恍惚,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了好一会儿才慢慢支撑起身体——身体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伤口偶尔还是会隐隐作痛,所以她还是需要各种小心。

打开衣柜拿出有点积尘的校服,神户 枫轻轻抖动一下,脱掉睡衣换上校服。再次在镜子前看到身着校服的自己,还有刚出院没多久就剪掉,恢复到一年前的长度的头发,枫伸出手推了一下自己的嘴角,试图让自己笑一笑。

…… 还是笑不出来。她叹了一口气,拿过梳子打理自己除了清洗就没怎么弄过的头发——神户 枫的脸部线条本来就中性偏男,留长头发还好,如今再次剪短,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小正太的模样,他估计会很震惊吧?一闪而过的一个人影让她下意识的皱一下眉头,随后打开水龙头用手接了一点水,狠狠的拍到脸上搓洗。水沿着脸庞缓缓流下,眼睫毛上挂着水珠,枫的眼神有点空——她已经选择和他们失去联系快一个月了,先不说铃野 和希,伊皈 透那家伙竟然没有多的骚扰她,简直奇迹。想着,枫已经用毛巾把脸上的水擦干,动作利落的刷完牙,慢悠悠的走到餐厅。

也许本身就和家里人没什么默契,经过这次手术,枫和家里关系也没什么大的变化,冷淡的打招呼,安静的把早餐吃完,婉拒了他们要送自己上学的好意,枫摸出自己的随身听戴好,背着书包就出门了。

因为神户 枫向来就特别早起床,很少碰上人流高峰期,所以她基本都能找到座位坐。耳机里流淌着的音乐声把她和世界隔离开来,看着车窗外一转而逝的景色,枫难得的感受到什么叫做虚妄——就算它本来不存在。

可能长时间没有坐车了,神户 枫少有的觉得累,在距离出站口不远处站着歇了好一会儿,她才迈开步伐往出站口走去。可是,她没有注意到迎面走来的伊皈 透——伊皈 透也没有注意那个微微低头的神户 枫,两人擦肩而过,向着相反的方向走远,连头都没有回。

“和希前辈——好慢——”伊皈 透刚刚走到验票口,就看见了刚刚下车出来的铃野 和希。和希面无表情的脸上少有的露出了嫌弃,说:“我可没要求你来接我。”

“嗯。”伊皈 透点点头,语调平静的说:“我只是想知道和希前辈联系到了枫没有。”陈述句。和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出去的短信,line上的联系,更甚打过去的电话,没有一个是能联系到枫的。她已经和他们没有联系一个月了,去她租的公寓都是说她没有回去一段时间了。她老家?不知道地址没办法找过去,要不是偶尔能在推特看到她发的一些不会回复的推,和希真的以为再也找不到这个人了。

“你要是关心她你自己去联系。”和希把手机塞回口袋,绕开伊皈 透,往出站口走去。“因为枫是绝对不会接我的电话,所以我只好来找前辈了。”伊皈 透跟在和希后面,陈述着他的理由,虽然这也是现实,但是这种诡异的失联,还是让人感觉到不安。
枫,你去哪了?和希出了出站口,抬头看了一下有点泛灰的天空。

评论

© 暖阳洒满米兰城 | Powered by LOFTER